2019管家年婆一句诗中特
郭德纲收集整理的失传单口相声是什么
发布日期:2019-10-05 12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 次 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本文据2010年8月1日郭德纲演出现场陈述,记录郭德纲整理失传单口相声《张双喜捉妖》艰辛过程,同时我们可以看一看什么才是真正的老艺术家风范(张永熙先生、赵佩茹/杜国芝先生、郑小山先生、特别是郑平安即郑文喜先生,还有张文霞老师、田立禾先生、魏文亮先生),什么是青年人的品质(苗阜先生、郑宏伟先生)。

  这个节目叫《张双喜捉妖》,传统相声“八大棍儿”的节目。挺难得,为什么呢,解放前这个节目好多说相声的都说,后来就失传了,只留下这么一个名字,叫“张双喜”。也有的演出的时候贴的名字叫《张双喜奇闻》,但是更多的人说叫《张双喜捉妖》。只存了一个名字,说具体怎么着,没人能说全的。我小的时候在天津学评书的时候,有评书界的老先生,有知道大概齐的,说这么几句,“哎,当中有这么点儿玩意儿挺好玩儿”如何如何,再深说也说不上来。找这个节目找了好长时间了,费劲费大了。

  大约在零六年,我去南京,我遇见了张永熙先生。相声界“南张北侯”张永熙,老前辈。酒席宴前说闲话儿,我一说,我说“有这么一个节目叫‘张双喜’”,老爷子说“我会,我演过这个,当初在茶馆儿里面”,说“演的时候观众特别爱听,但是呢,如果散场晚了,观众会害怕”……说“这个故事跟别的故事有区别,什么区别呢?”说“听这个也‘捉妖’也‘捉鬼’,它不像演义的,让你听着就这么真,你会相信这是真事儿,你这就可怕了”。我说“太好了,老爷子您给我念叨念叨吧”。因为在这之前不管是北京的天津的,我问了一溜够,好多前辈都问过了,他们都说不知道,张先生一说这个我太高兴了,“您说说”。但是您想,一吃饭,人也多,酒席宴前的……老头呢,一共给我说了有不到十五分钟,大概齐,如何如何,怎么怎么样,说了一刻钟,这当中还不断地有人插嘴,我对这个节目多少有点模糊了现在。后来满处儿再问人,没有消息。

  后来,给天津电视台拍这个《清官巧断家务事》,来串戏的,杜国芝先生,李伯祥杜国芝,都知道,说闲话儿,我说“问您个事儿,‘张双喜’您知道么?”杜先生乐了,说“那玩意儿,我们上赵佩茹先生家串门儿去,赵先生念叨过。”我说“太好了”,我说“您说说吧”,杜先生说“念叨完就忘了”,我说“您想吧”,他就拿拍戏的剧本儿翻过来,想起点儿来就写点儿,写了五张纸。这样呢我比原来又多了一点。你看他写的这个跟张先生念叨的那个不挨着,人名都不一样……

  事有凑巧,不久我去深圳。深圳那儿搞一个曲艺大赛,非让我当评委去,我说“我当那玩意儿干嘛呀”,说“没事儿,都是票友儿,你跟这儿来玩儿来”,我说“行”。到那儿之后主办方递给我参赛的名单儿,我一看,里边儿有一位“郑小山”吓我一激灵,陕西相声名家郑小山先生,我说“这老爷子怎么会参赛,而且在陕西怎么上深圳来了?”请过来问问吧,一聊天儿,人家儿子在深圳,老爷子过来是看孙子去了。一聊闲天儿,我说“‘张双喜’您会不会?”他说“我是不会,但是我弟弟会。”他弟弟,亲兄弟,郑平安,也就是郑文喜先生,全常保老先生的弟子。把电话给我了。回北京一打电话,郑文喜先生呢,在洛阳呢。一说这事儿,老头儿挺高兴,说“你呀,找我一趟,俩钟头,我就让你明白是怎么回事儿。”……

  不久呢,他就回了陕西西安了。我在北京,随时通电话,老说这个事儿,我说“我得去”我说“找您去”。但是呢,后来张文顺先生去世,我们就忙活这个白事。在忙活白事的过程当中,惊闻噩耗,郑文喜先生去世了。我说哎呀,问点儿东西多难呐!就这一个老先生会这个,现如今人没了。怎么办呢?当时我们正给张先生料理白事,所以去不了,发去一份唁电。这都办完之后呢,打陕西来了一个电话,某青年相声演员,说“这个,郑先生去世”,我说“是啊”,“你可别来”,我说“这什么意思?”“他的徒弟,他干儿子,都憋着害你呢!”我跟这行儿待的时间太长了,太了解这行人了,我说“为什么呀?”他也没说出什么来,反正说了半天那意思就是“你别来”。当时确实给张先生忙活白事也没去了。一直就想这事儿,很遗憾。

  等到宣传《三笑才子佳人》,宣传电影的时候,去到西安,给了我一个惊喜,陕西青年曲艺社,苗阜先生,是郑文喜先生的义子干儿,以及郑先生亲儿子郑宏伟,两位到了《三笑》的现场,送给我一份录音,说是郑老爷子临终前的遗愿,“这个一定给郭德纲送去”。三个小时零十四分钟,郑先生的孤本录音,非常的珍贵,是我得到有关“张双喜”的资料中最详实的一本儿。当然,也没有结束,红姐图库,也不是全的,但是已经难能可贵了。感谢郑先生,老爷子到死之前还想着这个事儿呢。更得感谢人家的后辈传人,一直想着这茬儿呢。

  我把三位老先生的东西揉到一块儿,我才看出来,是这么个故事,而且还不全。没有办法,又重新编纂了一下儿,又把我小时候听评书界跟我说的张双喜的故事,这都揉吧到一块儿,费了“人劲”了,这才有今天这个,《张双喜捉妖》。

  要不说挖掘点儿东西不容易呢。我上天津,天津电视台录一个相声,《找五子》,我,田立禾先生,魏文亮先生,我们仨,后台聊天儿,我说“这‘张双喜’有人知道么?”俩老头儿直摇头,说“我们那会儿年轻,老先生都说,不爱听,不爱学。”旁边儿啊,张文霞老师,是田立禾先生的夫人,也是说相声的,女相声演员,她父亲是相声前辈“小可怜”(注:张佩如先生)。老太太说“你喜欢这个,我给你念一个吧。”《王小挖参》,也是失传的“八大棍儿”,他爸爸上东北挖参去了,出了什么意外碰见妖精了,孩子怎么再去找,闯关东,这么一个活。我说“张双喜?”“‘张双喜’是真不知道。”所以这个活是得来不易。

  在大学参加管弦乐团期间,接触多种中西乐器,排练各种合奏曲目,对音乐基础理论和乐器演奏有一定的了解。

  马寿出世、宋金刚押宝、康熙私访、北京奇闻、硕二爷、血溅白犬坟、白宗魏坠楼、枪毙刘汉臣、枪毙任老道、丑娘娘、女状元、张双喜捉妖、黄金梦、双槐树、古董王、蛤蟆告状、九头十三命 、大禹治水、蜂麻燕雀、海棠红、夜郎国、珍妃井、闹天坛、听鹂馆、范家店、飞笔点太原、打西太后、酒迷、二十四孝、天上人间、开殃榜、赎驴、崇祯测字、卖父肉、卖西瓜、摇煤球、怯跟班、闹学房、求一毛、白马告状圣贤愁、穷富论、学徒闹城、十老会、奔得木进北京、八字朱砂判、百兽图、正兴德、枪毙曲香久、箱尸案、海慧寺、第一针、双子报、苏小小、教子胡同、醋饮场、落榜艳遇、南天门、送亲演礼、家务事、咸丰立后、金豆子、血泪字画、锯碗丁、李鸿章出国、穿朝靴、鬼推磨、傻媳妇、急婆婆、二进宫、春阿氏 、桃花杏美人、香妃、熊掌宴、艾窝窝、吹破天、俩亲家、顶针续麻、皮匠招亲、飞笔点太原、追贼胡同、鞭打沈万三、丁章胡同、教子胡同、藏皇上、狗肉将军、蒸骨三验、姚家井